追忆来自延安的著名作曲家——张林漪

张家口刚解放的时候, 凡是在市第一中学(原名张家口中学) 读过书的朋友, 一定会记得那位多才多艺的音乐老师张林漪。

张老师当时大约有三十多岁, 身体瘦弱, 面色微黄, 两眼却很有神。 他小提琴拉得好, 在全校甚至全市是出了名的。每次学校开联欢会, 他的小提琴独奏是必不可少的节目。张老师所教的音乐课, 内容丰富, 生动活泼, 他不仅教简谱, 而且还教同学们识五线谱, 下课以后经常辅导爱好乐器的同学练习二胡和小提琴, 有时还拿出自己创作的歌曲, 让大家学唱。 他把一个被称为“小三门”之一的音乐课, 变成了一门很受同学欢迎的课程。

张林漪老师刚来我们学校任教的时候, 张家口还没有解放。 他独自一人住在教工宿舍里, 门口放一个小铁炉子, 经常看到他在炉子上煎中药或煲鸡汤。关于张老师的身世, 同学中间曾经有过很多的传说和猜测。 后来我才知道, 张老师的原籍是安徽省桐城县(现为桐城市)。 1912年2月19日出生于名门望族(清代三朝宰相张廷玉的后裔)。 他大哥张溉青是黄埔军校四期毕业生, 二哥张艾丁是著名戏剧家。张林漪自幼聪慧, 爱好文学艺术。大学毕业不久, 就赶上抗日战争。 1938年参加革命后, 在冀中军区火线剧社当演员。 后来又和著名音乐家贺绿汀一起, 背着小提琴去了延安, 曾经在鲁迅艺术学院当过音乐系主任。 因为得了严重的胃病, 才离开延安, 来到当时还属于国统区的张家口治病和养病。至于为什么年近不惑仍然过的是单身生活, 那就不是我们学生应该过问的事了。

1949年张家口刚解放, 张老师就到民间去采风。他根据劳动模范清洁工人苗林的事迹, 创作了一首歌曲, 歌名叫《苗林小唱》, 在学生中广为传唱。

1949年清明节, 市里开展祭奠革命烈士活动。 那时候还没有哀乐, 张老师就专门创作了一首挽歌。 我记得这首歌的歌词是: “你们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为了人民解放事业光荣牺牲/你们的斗争开辟了胜利的道路/你们的功劳千秋万古长存/如今半个中国已解放/如今红旗插到北京城/我们前来宣誓/将革命进行到底/消灭反动派/完成全中国的解放/安慰同志们的英灵。” 曲调哀惋悲壮, 扣人心弦, 催人泪下。

张林漪老师的胞兄张艾丁是一位知名的戏剧家。 张林漪不但擅长作曲, 对戏剧也是触类旁通的。当时他听说有些高中同学喜欢京剧和话剧,就帮助我们组织了一个剧社。还专门从校外邀请行家, 辅导爱好京剧的同学排演了全本的《法门寺》。对我们那些爱好话剧的同学, 张老师就亲自执导, 先后排演了曹禺的名著《雷雨》、《北京人》和陈白尘的《升官图》。

在排演《雷雨》时,张老师拖着病弱的身体,认真地设计每一个场景, 不厌其烦地为我们说戏, 每天下课后都排练到很晚, 甚至星期天也不得休息。 张老师对演员要求非常严格, 他让我们先熟读剧本, 弄清人物的性格以及人与人的关系, 必须会背自己的台词, 对那些经典台词一个字也不能错。在《雷雨》中我被选中饰演周朴园。当时男同学多, 女同学少, 女主角中只有繁漪是由女同学戴兴仁扮演, 四凤和鲁妈都是男同学反串的。 由于受物质条件所限, 布景道具都是因陋就简, 舞台工作人员也不多, 除了灯光和司幕设专人外, 其它工作都是由演员们兼管的。 每次闭幕以后, 张老师也和我们一起换布景, 搬道具, 做效果。尽管大家热情很高, 但是在忙乱中也难免有出错的时候。 有一次演到第四幕, 场景是周家的客厅, 时间是深夜两点钟。 幕启之后, 我(周朴园) 坐在沙发上等待周冲上场。听到脚步声我抬头一看, 从幕后走出来的却不是周冲而是周萍。 我急忙大喊了一声“萍儿!” 饰演周萍的刘圣湖同学立刻站住了, 他也意识到自己上错场了, 显出局促不安的样子。 我灵机一动, 接着又吼道:“天这么晚了, 还不回去休息!” 周萍悄声说了句“是, 爸爸”。 低着头从客厅退了出去。 后面的戏照常往下演, 观众也许没有看出破绽来, 可是我们每个人都出了一身冷汗。张老师也急得差点儿喊出声来。 那一次演出, 由于我们能够沉着冷静地随机应变, 终于化险为夷, 在总结会上受到了张老师的表扬。

《升官图》是一部卡通剧, 舞台上的人物具有漫画的效果。 张老师根据剧情, 精心设计了服装和道具。我扮演的财政厅长, 头上戴的帽子像一个元宝, 身上穿的马褂, 印的图案都是钞票。省长大人穿一身戎装, 高高的帽子上还插了一把鸡毛掸子。省长太太的旗袍又瘦又长, 乍看上去活像是一条蛇。 这个话剧深刻地讽刺了军阀时期官僚们贪污腐化的丑恶嘴脸, 演出之后很受欢迎。在学校礼堂演了两场之后, 又到人民影院向社会做了公演。

1950年, 张林漪老师调到北京电影制片厂从事作曲工作。 第二年春天, 团市委领导交给我一项筹建张家口市青年文工团的任务, 我专程去北京向张老师请教。 他听说我们这里要建文工团, 显得很高兴。于是帮助我对文工团的机构设置, 活动方式和内容, 作了一个详细的规划。他主张, 一个业余的文艺团体, 规模不要太大, 开始可以设一个合唱队, 一个乐队, 以后根据情况再增加舞蹈队和戏剧队,关键是要请一位有经验的指导老师。他还带着我到乐器商店去看乐器。 建议我们购买一些弦乐和管乐。 临走以前, 他给了我很多歌谱, 其中有些是配合抗美援朝运动, 歌颂志愿军战士爱国情怀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的歌曲, 如 《来自祖国的风》《飞吧, 英雄的小嘎斯》《快乐的汽车司机员》还有当时流行的苏联歌曲,如《喀秋莎》《青年团员之歌》《再见吧妈妈》等。

从北京回来以后, 我们根据张老师设计的方案, 加快了组建青年文工团工作的步伐。 从机关干部、中小学教师、医院的医护人员和街道青年中吸收了60余名文艺积极分子, 其中大约有20名会乐器的人组成一个乐队, 其余的人都是合唱队。 聘请市第一中学的音乐教师岑玉昆任艺术指导(岑玉昆曾任市文化局副局长, 后来又调到河北大学,任外语系总支副书记和外事办公室副主任)。 由于当时团市委经费紧缺, 只买了一套大小鼓和几件小型的打击乐器, 日常使用的小提琴、二胡、手风琴、小号、拉管等都是队员们自己带来的。 演出服装也是从驻在张家口的内蒙古文工团借用的。 尽管当时物质条件很差, 但队员们的热情非常高, 除了坚持每周两次集中排练以外, 还经常参加重大节日的联欢活动, 接待过驻张的苏联专家, 波兰专家和朝鲜人民军的访华代表, 是当时一支十分活跃的队伍。 若干年后, 有的青年文工团的团员, 又成为老年艺术团的骨干, 从青春唱到夕阳, 歌声伴随他们走过了愉快的人生。

1952年秋天, 我因公出差去北京, 又到北影去找张老师, 打算向他汇报一下青年文工团的活动情况, 可是他已经调到上海电影制片厂去了。

张林漪刚到上海时, 因为他是延安干部, 级别比较高, 上影领导打算分给他一套比较大的住房。 可是当他听到从香港回到上海的著名演员周璇也需要房子时, 就主动把预定分给他的房子让给了周璇, 自己却搬到淮海中路演员公寓顶层一套小房子去住, 这一住就是30多年。直到1983年, 在上海市政府领导的关注下, 张林漪才在曹杨新村分到了一套大的房子。

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 正是作曲家张林漪音乐创作的高峰期。从北影到上影, 这位著名的作曲家, 先后参与制作的故事片和纪录片有: 《红旗漫卷西风》《儿女亲事》《赵小兰》《南岛风云》《椰林曲》《阿福寻宝记》《幸福》《钢铁虎将》《春风杨柳》《济公斗蟋蟀》《风流人物数今朝》《兄妹探宝》《一片心》《柜台》《送瘟神》《半张订婚照》以及原创音乐《宋士杰和爱厂如家》等。

张林漪离休以后, 仍旧热衷于音乐事业。1983年是日本横滨市和上海市结为友好城市十周年。 横滨日中友好协会决定, 创作一首《横滨上海友好之歌》,到庆祝大会上演唱。 他们先请一位日本诗人作了歌词, 想请一位上海作曲家为之谱曲。有人推荐了张林漪。 年过古稀的张林漪欣然允诺, 很快就谱完了曲子。 在庆祝大会上, 由横滨市消防局军乐团伴奏, 前来上海访问的日本朋友合唱了这首歌。这是一次民间外交活动, 巧合的是, 《横滨上海友好之歌》的词作者是一位反战人士的后代, 而曲作者张林漪又是一位抗日战争时期的老八路。由于张林漪作曲的《横滨上海友谊之歌》有国际影响, 八十年代中期, 张林漪受到了上海市政府颁发的特殊贡献奖。

1989年冬, 从朋友处传来噩耗:著名作曲家张林漪因病医治无效在上海逝世, 享年77岁。

张林漪老师在张家口工作的时间虽然只有三年多, 但是却为山城传播音乐知识, 培养艺术人才, 做了很多有益的工作。 这座城市留下了他的足迹, 也留下了他的业绩。 尽管张老师已经辞世多年, 但他那和蔼可亲的面容, 演奏小提琴时的神态和那悦耳动听的琴声, 依然深深地铭刻在我的记忆中。(作者张恺元系市住建局离休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