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衣胸前广告烙在球队历史上的另一个符号

近日,曼联官方宣布,与德国的科技公司TeamVierwer签署了一份为期五年的广告赞助协议。从明年1月起,球迷们将再也看不到曼联球员胸前的雪佛兰标志,取而代之的是远程控制软件TeamViewer。

尽管每年4700万英镑的价格,比起之前的雪佛兰的5800万降低了不少,但这依然是整个英超最贵的胸前广告赞助合同。并且,之前雪佛兰的价格还包括了汽车赞助商,如果再顺利单独签署一份千万级别的汽车赞助,曼联依然能保持之前的广告赞助收入水平。

在全球疫情的背景之下,各个足球俱乐部都不得不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的时候,曼联CEO艾德-伍德沃德再次告诉大家:“我三德子也没啥别的本事,除了赚钱”。

在雪佛兰赞助时期,曼联进入了低迷的后弗格森时代,因此曼联球迷对这个胸前的雪佛兰标志并无太多好感。然而,对于这次合作,真正苦不堪言的,其实是雪佛兰。

2012年,当雪佛兰与曼联达成赞助协议之后, 负责此事的全球营销主管乔尔-伊万尼克,在不到48小时内就被解雇。

2016-2019年,雪佛兰汽车在英国每个月的销量用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

尽管曼联的影响力不仅限于英国或者说整个欧洲,但对于雪佛兰来说,显然这笔天价赞助是不值得的。

虽然现在看雪佛兰7年砸出4.5亿英镑的赞助费并不明智,但在世界足坛,已经有无数的胸前广告赞助商与球队完美结合。

赞助商给俱乐部带来巨大的丰厚的经济收入,而随着俱乐部在赛场上的成功,赞助商也能收获巨大的流量曝光。甚至,一些赞助商与球队历史相互融合,已经成为了球队标志,在球迷心中留下深刻的记忆。

O2是英国一家电信公司,当2001/02赛季阿森纳赢下联赛和足总杯双项冠军之后,O2成为了球队新的胸前广告赞助商。

看到O2人们就联想到氧气,而场上的阿森纳球员们,也仿佛个个都吸了氧一般,在场上表现神勇。博格坎普、皮雷、亨利等人打法华丽亮眼,缔造英超49场不败神话,成为了无数枪迷心中难忘的回忆。

当1995年萨内蒂加盟国际米兰时,倍耐力轮胎也同时成为国际米兰的胸前广告。多年以后,从萨内蒂退役到后来成为俱乐部副主席,国际米兰胸前依然是倍耐力。

双方之所有合作20多年如此忠诚,原因在于倍耐力轮胎的掌门人特隆凯蒂就是国米的死忠,并且他曾经还一度是俱乐部的第二大股东。从罗纳尔多、维埃里、阿德里亚诺到伊布、斯内德、米利托开始,人们看到胸前的PIRELLI,就不禁想起那些在梅阿查球场中奔跑的蓝黑之星。

和倍耐力同样忠诚的赞助商还有德国的电信公司T-Mobile,这家从2002年至今,都一直是拜仁慕尼黑的胸前广告赞助商,胸前大大的T字母标志早已和拜仁球衣融为一体。伴随着球队13次获得德甲联赛冠军,2次获得欧冠冠军,T-Mobile也获得了巨大的曝光度。

韩国三星原本就是人们熟悉的品牌,在切尔西成为英超新贵之后,与俱乐部签署了一份长达十年的赞助合同。众所周知,切尔西背后的老板阿布,是一名买球星不眨眼的卢布玩家。

对于三星来说,这也绝对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无论是场上一位又一位身价不菲的球星,还是一项又一项比赛的冠军奖杯,都让带有SAMSUNG标志的切尔西蓝色战袍成为经典。

在足坛高度商业化的今天,球衣的胸前广告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不过,巴塞罗那在2006年之前,他们的球衣都保持着干干净净,未被商业广告所“污染”。

2006年,他们胸前印上了Unicef(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这一举动得到大加赞扬。助人者,天助也!这段时期的梦三王朝成就了六冠王的伟业,成为了世界足坛的“宇宙队”。

除此之外,AC米兰的欧宝、皇家马德里的西门子、曼联的夏普、利物浦的嘉士伯等等,都成为了赞助商与球队完美结合的经典。

早在20世纪50年代,乌拉圭的佩纳罗尔俱乐部是公认最早在球衣上印上广告的球队。

10多年后,在欧洲、丹麦、奥利地等一些国家法律上开始允许球衣胸前广告。直到1973年,胸前广告才首次在德甲中出现。

当时的布伦瑞克俱乐部想把啤酒赞助商的名字印在球衣上,结果遭到了拒绝。于是,他们把自己球队的队徽去掉,改成了赞助商的商标。

后来,拜仁也效仿了这样做法,把自己的队徽改成了阿迪达斯的标志,并且放大印在球衣上。德国足协最后只好妥协,官方允许球衣胸前广告赞助。

1976年,基特宁镇(Kettering Town)足球俱乐部在一场南部联赛中,将赞助商当地企业基特宁轮胎的字母印在球衣上。“想自己赚钱?门儿都没有!”这一举动立马遭到英足总的反对,要求基特宁镇撤下广告。

于是,基特宁镇又将胸前广告改成Kettering T,你看啊,这个T就是Town的意思,又不是Tyers,没毛病啊。

但是,顽固的英足总觉得自己被玩了,依然强势的要求撤下广告,否则就要罚款。基特宁镇这才不得不放弃。

不过,球衣广告赞助在欧洲大陆已经被接受,越来越多的英格兰俱乐部要求赞助合法化,英足总才不得不妥协。

1979年,利物浦与日本电子公司日立签订了一份两年10万英镑的赞助合同,HATACHI的标志正式出现在利物浦的球衣上。时任阿森纳主席彼得-希尔伍德对于利物浦这种做法嗤之以鼻,他认为球衣广告会让俱乐部失去原来的身份特征。

两年之后,日本电子企业日本胜利公司的缩写字母JVC出现在阿森纳球衣上。对此,希尔伍德亲口承认,他们实在给得太多了。阿森纳与这家公司签订一份长达三年50万英镑的巨额赞助合同。

在意大利,乌迪内斯老板将自己的名字悄悄地印在球员短裤上的一侧,结果被意大利足协发现之后,直接对其进行罚款。

尽管如此严厉,一年之后足协就妥协了,允许俱乐部拥有球衣赞助广告。不过在官僚作风严重的意大利,直到90年代大多数球队才拥有了自己的胸前广告赞助。

而在中国,当1994年甲A联赛开幕职业足球出现的时候,火爆的球市迅速被点燃。在1995年,就吸引来了一大堆赞助商。

八一队的胸前是和当年利物浦一样的“HATACHI”;三星和现代两家韩国企业分别赞助了天津和吉林队;广州两支球队太阳神和宏远分别印上了三菱汽车和矢崎会社(YAZAKI)的标志。

国安则与一家日本企业良明(RYOBI)签约,那一年5月,他们穿着这身球衣在工体2比1战胜了欧洲优胜者杯冠军阿森纳。

1999年,他们和另一支著名的“夏普队”在上海进行了商业友谊赛,1999年那支曼联意味着什么,无需多言。

在多年之后“繁荣”的中超里,却更多看到的是俱乐部左手换右手的操作。那时候中超的广告赞助越来越高,媒体鼓吹俱乐部完全可以实现盈利养活自己。如今看来,显得格外讽刺。

在如今的英超联赛中,除了大家所熟知的几家豪门胸前广告赞助商以外,有一半的球队赞助商都是博彩公司,这似乎显得有些无趣。不过,如果我们把眼光不要局限于英超,或者五大联赛,就会发现各类奇葩的胸前广告真是太有趣了。

由于糟糕的经济状况,希腊球队布塞菲勒斯一度面临解散,直到他们收到了一笔来自一名叫做苏拉的老太太给的赞助。而这位老太太,是一名在当地拥有三家合法妓院的老板。

所以,他们的球衣胸前不仅印上了苏拉的两家店名:Villa Erotica和Soula’s House of History,连球衣颜色也变成了粉色。

那么问题来的,既然球队经济状况堪忧,赢球奖金什么的肯定是不会有了,最多也就奖励……

如今的牛津联队虽然长时间混迹于低级别联赛,但在80年代,它们还曾经一度赢得联赛杯冠军。

当时,他们胸前的赞助商是一家名叫“Wang”的电脑公司,不过,这家公司在1992年就破产倒闭了。于是,牛津联这个经典的“隔壁老王”款球衣也成为了历史。

赫塔菲的胸前可能是最接地气的赞助商——汉堡王。每当比赛时,对方球员就会发现11个汉堡在场上移动。

另一支因为胸前广告苦不堪言的马德里球队,马德里竞技则签约了一家事儿的多的赞助商——哥伦比亚电影公司。

不,公司每上一部新片,就要求马竞穿上印有电影宣传的新版球衣。《蜘蛛侠2》《好莱坞重案组》《全民情敌》等10部影片广告相继出现在马竞球衣上。

既然是广告赞助就要放在胸前最显眼的位置,然而,英特尔赞助巴萨时,却将intel inside的标志印在了球衣的里面。这样一来,只有球员进球后将球衣掀起,人们才能看到intel的标志。

换做是别的赞助商,这肯定是脑子进水了才会这样做,但这一举动intel品牌完美融合,让人很容易想到里面的才是最好的。

与英特尔的做法相反,瑞典的IF卡尔斯塔德足球俱乐部恨不得把球衣上露出来的位置全部印上赞助商的名字——他的球衣正面印制有10个赞助广告,背后则有4个赞助商的广告,算上球衣左右衣袖上各一个,单单上衣就印有16个赞助商的广告。

这还不算完,配套的球裤上还加入了5家赞助商的广告。球队球衣上总共丧心病狂地印着来自21家赞助商的球衣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