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马龙·白兰度的黑历史在拍摄现场性侵女演员竟然名利双收

在众目睽睽的电影拍摄中,这个女演员被大牌男星性侵了。并且,她被性侵的画面,还被剪进影片中公映。自此,她的人生蒙上了终身无法摆脱的阴影!

1972年左右,年仅19岁的女演员玛丽亚·施奈德,得到一个十分难得的演出机会,和一线男影星马龙·白兰度和著名导演贝尔纳多·贝托鲁奇合作拍摄电影《巴黎最后的探戈》。

在那个时代,能同时和这两个大咖合作,对任何一个新人演员来说,无疑是天上掉馅饼的美事!施耐德在收到合作邀约后,也确实感到了莫大的荣幸和兴奋。然而,她绝不会想到,这部电影,并没有使她的演艺事业更上一层楼。反而给她造成了难以愈合的伤痛。

电影《巴黎最后的探戈》,讲述的是一名中年男性和一名年轻女孩隐秘纠结的忘年恋故事。在影片中,白兰度扮演男一号保罗,而施奈德扮演女一号珍妮。

当拍摄到保罗和珍妮一起吃早餐的剧情时,白兰度突然一反常态地脱离原有的剧本剧情,粗暴地将施耐德推倒在地。面对白兰度的反常表现,导演贝托鲁奇并没有喊咔,而是让拍摄工作继续下去。

可怜的施耐德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只沾满黄油的手便向她的伸去。震惊、恐惧、痛苦、羞愧,在极度复杂的情绪下,她的脑海里浮现了这样一句话:她被性侵了。

事后,施耐德才明白,这场可怕的“戏”,竟然是导演贝托鲁奇和男一号白兰度事先预谋好的。为了表现男主角对女主角强烈的控制欲,贝托鲁奇和白兰度决定临时加一场“戏。

但是,他们都没有把这个剧本以外的戏份告知给施耐德,原因是他们不希望在这场戏份中,施耐德的表情和行为有表演的成分。贝托鲁奇后来也坦言,他想在这场戏份中,拍出年轻女孩遭侵犯时的真实表现。”

在贝托鲁奇和白兰度蓄谋已久的“突然袭击”下,施耐德果然如他們期望的那样,表现出一名女性被侵犯时的真实感受。

在拍摄结束后,施奈德还沉浸在被性侵的噩梦中无法自拔。而始作俑者贝托鲁奇和白兰度,却没有向她道歉。当看到施耐德红着眼眶流泪时,白兰度轻描淡写般地说了这样一句话:“别放在心上,这只是一部电影。

”可是,这真的只是电影吗?那么,为什么她的痛苦会如此真实,笼罩在心里久久无法消失呢?“我很生气,我认为自己被白兰度和贝托鲁奇了!”这是多年后,施耐德被采访时,说到这起事件带给自己的感受。

1972年10月14日,《巴黎最后的探戈》在纽约电影节首映,仅在美国和加拿大就收获了3600万美元的高票房成绩。贝托鲁奇和白兰度还因此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导演的提名。

然而,在观众追捧这部电影的同时,却少有人注意到,隐藏在电影背后,一名无辜少女被性侵的阴暗真相。

在《巴黎最后的探戈》大获好评后,施耐德作为女主角,也开始有了名气。但这样的成名之路,对她而言,就像藏着蛆虫的王冠一样,看似荣耀,实则恶心。

由于影片的大尺度镜头,施耐德本人被打上了R级片女星,即使有戏相约,也大都是香艳的电影。

而“假戏真做”的演戏经历,也让她对自己的演艺事业有所动摇。一直以来,她对表演都是充满热情和憧憬的,但这次经历,却让她对自己女演员的身份产生怀疑。

这样的困惑,成为施耐德精神上的枷锁,一点点压垮了她的身心健康。在严重的抑郁之下,她开始吸毒、滥交,试图在强烈的生理刺激中摆脱阴影。为了从痛苦中解脱,施耐德甚至尝试过自杀。

直到1980年以后,施耐德的情况才有所好转,在恋人的指引和照顾下,她一点点回归正常的生活轨道,重拾荒废许久的演艺事业,出演了一系列口碑不错的电影。

而在演艺工作步入正轨的同时,施耐德也开始正视自己的痛苦经历。为了减少悲剧的发生,施耐德投身于改善女演员工作条件的事业中,尽可能保护女性后辈的合理权益。

2001年左右,在性侵阴影中挣扎许久的施耐德,打算为自己受到的伤害讨个公道。她首次向媒体披露了自己在拍摄中被性侵的事实,向大众揭开了白兰度和贝托鲁奇的丑恶嘴脸。

面对施耐德的公开声讨,白兰度把锅全都甩给了贝托鲁奇,而贝托鲁奇则用“为艺术献身论”,为自己卑鄙的做法开脱。或许是碍于两个大腕艺术家在贵圈内的权势,施耐德的反击在当时并没有掀起很大的风浪。

2013年,随着社会对女性权益的重视,这起尘封已久的“拍摄性侵”事件才被重新重视起来。

此时,受害者施耐德已经去世两年。但即使她本人已不在人世,但依然有不少有良知的人,勇敢地站出来,公开抨击两位业界大佬的恶行。

在那个时候,由于这起事件的加害人之一白兰度已去世,所以人们把矛盾主要对准了还在世的贝托鲁奇。

此时,处于风口浪尖的贝托鲁奇,为了平息大众的愤怒,才在事发多年后正式向施耐德道歉。

然而,即使承认恶行,贝托鲁奇的态度依然是高高在上的,在道歉之余,还不忘给自己操一把“追求完美的老艺术家”人设。

就在2016年,这个狡猾的老艺术家又改了口风,他声称他和白兰度事先就告知施耐德会拍摄一场“戏”,只是没告诉她会在拍摄过程中会使用黄油。

我想,这起事件的关键根本不是是否使用了黄油,而是两个业界前辈以工作的名义,向一个无辜的少女实施了职场性侵。

早在上世纪40年代到60年代,因出演《绿野仙踪》而年少成名的朱迪·加兰,就被工作室要求长期服用来应对每日18小时的工作。在用药过度的情况下,身心俱疲的朱迪,年仅47岁就黯然离世。

而在2020年,称霸好莱坞电影业的哈维·温斯坦,就因性侵多名女星而锒铛入狱。

我们无法否认,欧美的影视行业推出过很多经典优秀的艺术作品。然而,在这个沉浸名利的圈子内,借艺术之名,行一己之私的人,却不在少数。

正如那句话所说的那样,当你看到屋子里有一只蟑螂,就说明还有更多的蟑螂隐于暗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