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艺术伴行的一生

2019年2月22日,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葬礼在法国巴黎低调举行。

2月19日,香奈儿艺术总监卡尔·拉格斐逝世 ,世界损失了一位标杆式的时装设计师与创意天才。他是真正的“现代文艺复兴”的代表人物,永远像“吃饱人参”一样精力旺盛,精通德、英、法、意多国语言。在卡尔的时尚生涯中,创造了无数令人赞叹的“不可能”,他能在Chanel、Fendi与个人品牌Karl Lagerfeld之间完美切换。作为一名多产的服装设计师,他不仅引领T台上的潮流风向,更曾操刀为芭蕾舞剧打造战袍。除此之外,卡尔还是专业级摄影师、作家、书店创始人、短片导演,此外在室内设计、建筑乃至雕塑领域都风生水起。在凯尔63岁那年,为了挤进Hedi Slimane为Dior Homme设计的瘦削西服,他在一年内减掉80磅,恐怕也可以称之为成功的瘦身大师吧。

这个曾说自己没有人类感情的人,将自己的一生投入在人类最富情感表现之一的领域,成就了史诗一般的事业。回顾其一生,他在时尚领域的成就几乎无人能及。直至生命的最后,这个喜新厌旧的世界都不曾厌弃过他。过气与回顾不属于他,他一直都是进行时,也一直保持着赢家的身份。在卡尔的生命中,有过爱人和朋友,有过爱猫Choupette,而真正一生与之为伴从来不曾远离的,只有艺术本身。

早在成为接手Chanel之前,卡尔也曾辗转诸多品牌,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时装设计助理,一路成为到叱咤法国时装界顶端的“凯撒大帝 ”,他经历了69年。

1954年,21岁的Karl获得了Woolmark的时尚设计大奖的外套组冠军。第二年被大赛评委Pierre Balmain选为助理,并在其品牌Balmain学习进修。从Balmain离开后,25岁的卡尔为Jean Patou设计高定时装长达五年。

1964年,接棒Chloé,确定其古典式浪漫唯美主义风格。1973春夏系列是其为Chloé设计的最经典系列。

1965年,卡尔牵手Fendi成为品牌的创意总监,至今超过50年时间。他在时尚界创造了“Fun Fur”的概念,他拒绝对貂皮、黑貂奢侈皮毛精细对待,而是通过裁剪让皮草服装更轻便易穿,设计更具趣味。他取用两个F成为了Fendi品牌的LOGO并沿用至今,成为全世界辨识度最高的品牌图案之一。

而1983年卡尔加入当时暮气沉沉的Chanel,则是他真正成为时尚界不朽传奇的开始。当时香奈儿创始人加布里埃·香奈儿(Coco Chanel)已经去世12年,香奈儿公司陷入困境,严重依赖于香奈儿五号香水的销售。正如卡尔本人所说, “我接手香奈儿时,她是个睡美人,甚至称不上美人,她睡到打鼾了,我得负责唤醒一位死去的女人,至少大部分人坚信,她已经死了。”

掌舵香奈儿的前夜,他戴上深色眼镜,衣着正式西装留下了这张照片,这也成为卡尔即将闪耀的标志。在香奈儿时期,他迅速地将该品牌标志性的斜纹软呢裙套装与女性化剪裁相结合,加强了对珍珠、山茶花、链条和双C标志的使用,并将著名的双C标志放在了靴子与夹克上。与此同时,虽然香奈儿以1.5万美元的礼服和5000美元的包具来巩固其奢侈品的形象,但同时也在保持更广泛的吸引力:推出低于30美元的口红和不到100美元的香水。

而更重要的是,卡尔一手将香奈儿塑造成为一种女性精神,一种时尚文化。他爱香奈儿所有1939年之前作品,成立了香奈儿博物馆,把加布里埃·香奈儿当年的包和衣服都收藏起来,并将之全盘继承。同时,在设计中加入了许多加布里埃·香奈儿故事里出现,但她本人没有用过的元素,比如麦穗、比如狮子,比如她的闺名。按照他的说法,他做了香奈儿本人想做而没有做的事。他成功带领香奈儿品牌逆转颓势,成为如今世界上最赚钱的奢侈品品牌。

卡尔从1980年代开始掌镜,他不仅为香奈儿亲摄时装广告和产品目录,还成为许多品牌的专业摄影师,并在凡尔赛宫办过影展,出版过个人摄影集。

他曾说,摄影是自己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透过镜头观察世界、观察时尚,可以让他批判地看待自己的每一项工作,这对于他的帮助远比想象中更多。他对艺术史有着深入的研究,而其独特的摄影处理手段将会深度影响艺术与摄影。对于他来说,时装摄影就是艺术摄影,都可以让他的创意思维尽情舒展。

卡尔早期的作品多为黑白照片,他认为黑白照片能更好地表达光影关系并体现出美感。在2011年,他与前法国版《Vogue》主编卡琳·洛菲德(Carine Roitfeld)携手策划创作了《The Little Black Jacket》影集,卡尔用镜头捕捉了一百多位超模与名流穿着香奈儿小黑外套的身影,“旨在创新诠释香奈儿经典外套”。《The Little Black Jacket》共花了两年时间拍摄,在法国南部的戛纳、纽约、巴黎等地取景,最后在卡尔巴黎的工作室杀青。

2008年6月10日,凡尔赛宫推出卡尔·拉格斐“阳光下光影中的凡尔赛宫”摄影展,以全然独创的角度与光影嬉戏,用电影般的构图,描绘了凡尔赛宫独特精采的文化与历史遗产。摄影作品所展现的仿古印制风格,让照片展现完全独特的风味。

2011年的倍耐力年历也是由他亲自掌镜,以古希腊神话为灵感,模特们都化身为性感美艳的众神。卡尔自称他拍摄的倍耐力年历是《荷马史诗》的视觉版,他说:“荷马用的是笔,我用的是相机。”

光与影的配合是卡尔艺术摄影领域的拿手好戏,对灯光要求的苛刻程度更是到了偏执的地步。对于他来说,创作一件好作品不代表一定要有许多工作人员参与。他曾为了追求完美的光影效果,要求仅几位工作人员在场,不断调整灯光使其契合心中的理想状态。

在摄影作品之中,除了为模特拍摄的作品外,我们还能看到各种风景、雕塑、艺术品等各种题材。因此他认为,“如今,摄影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有了它,我的艺术观就圆满了。我已经无法脱离摄影师的眼光,总是通过相机镜头来观察世界、观察时装。这种习惯为我的工作建立了一个客观的视角,我因此获益良多。”

除了摄影之外,卡尔在插画艺术方面也有不凡成就。最为人们所熟知的当然是他为各大品牌设计的无数艺术手稿,而他也的确在插画领域有着深厚造诣。

卡尔曾坦言,年轻时做一名插画师或漫画家是他的梦想。后来,他将这份梦想延伸到了现实。他坚持为德国报纸《法兰克福汇报》(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绘制漫画专栏,以一个设计师、艺术家的角度,分析政治、表达观点。另外,他还曾担任法国报纸《解放报》(Libération)的主编。在短片《卡尔·拉格斐的手绘人生》中,他甚至用手绘的形式回答了记者提出的各种问题。

除了亲自上阵绘制插画之外,卡尔还经常和插画师合作。在他的生命中,另一个值得一提的主角就是他的爱猫Choupette,而卡尔和Choupette,也经常作为插画师作品中的主人公出现。

相对于其他艺术领域,卡尔进入室内设计界的时间则晚了许多。2012年,他担任高端室内杂志《ARCHITECTURAL DIGEST》的客座编辑,首次公布了其位于巴黎伏尔泰(Quai Voltaire)的公寓,并将公寓照片作为杂志封面。

这套350平米的公寓,经过2年半时间的打造,成为一个未来科技感十足的住所。室内大部分家具和装饰品都出自知名设计师的作品。Karl认为,“我的公寓从来就不是一间房子,而是降落在城市的宇宙飞船”。

2013年,他为位于摩纳哥的蒙特卡洛大都会酒店设计了全新游泳池。通过在泳池底部放置大量光源,让其在夜晚看起来有如满载一池星辰的梦境。而泳池边则有一组由人物黑白照拼接组成的幕墙。幕墙画面灵感来自古希腊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奥德赛出自希腊史诗,是一则神话故事,也是卡尔在餐厅内泳池设计的灵感来源。他用15块大型玻璃屏幕打造出65英尺的壁画装置,再现了尤利西斯地中海之旅的盛况。

除此之外,卡尔还参与设计了美国的Acqualina庄园及巴黎克里雍大酒店,以及索菲特新加坡特色酒店,并从里到外操刀设计了澳门Karl Lagerfeld Hotel。身临其境,想必会对他的审美深深折服。

卡尔·拉格斐生于1930年代,于50年代踏入时尚界,从此神奇地没有错过之后的任何一个年代,他活跃于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直至今日,并将继续被铭记于明天。没有人知道他的健康状况,直至他去世的前一天,他仍然是这江湖中呼风唤雨的人物。

在卡尔离世的消息传出后,国内外无不悲痛于这颗巨星的陨落。缅怀,不只是为那些时尚界让人击节叫好的消费品设计,更是为了这位横跨多个领域的领航人对于艺术本身的执着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