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末路谁在窃笑

曾经名震四方,而今销声匿迹。刘政军兄弟退出了,李玉青退出了,郑州市的几位知名“职业打假人”,现在只有葛锐还在苦苦支撑。近几年非常活跃的职业打假人王进府说:“忙了一年,也不过是混个肚子圆。”有知情者说:“现在的职业打假人,就像是在一条断头路上,进行最后的狂奔。”(《东方今报》12月22日)

是因为假冒伪劣绝迹了吗?显然不是。行政部门的排斥、司法机关的摇摆、众多商家的打压……对这些,我觉得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有一种原因,总让我备感悲凉,那就是―――公众的冷眼。“他们打假的动机不纯”、“他们打假是为了谋利”、“他们把打假当职业就变味了”……每当人们谈起“王海”的时候,总少不了这样的风言风语。葛锐就对记者哀叹:“支持者太少!”

现在,“王海”越来越少了。谁最高兴呢?我没有高兴。我相信“义正辞严”的非议者们,也没有什么可高兴的。因为假冒伪劣不但没有减少,而且大有泛滥之势。而最高兴的肯定是制假售假的商家,他们一定在窃笑:终于不用担心有人来捣乱了―――这难道就是鄙夷“王海”的人们,希望看到的局面吗?

不错,“王海”的一个重要目的是为了索赔,是为了获利。这样的“动机”确实不够纯粹,也确实不够崇高。但这有什么可指责的呢?现在的捐赠活动,总要做一个硕大的牌子,上面写着捐赠的数额,甚至记者不到,捐款取消……难道这也要非议吗?

揣测动机是无聊的,要求崇高更是苛求。评判某个人或某种行为,关键应该是看它对社会产生的实际效果是有益还是有害,是利大还是弊大。“王海”打假对社会有害吗?没有。它虽然不崇高,但也谈不上不道德。而“王海”的好处显而易见:一、惩罚了制假售假者,有利于遏制假冒伪劣;二、打假者得到了经济回报―――当然,这第二个好处正是非议者非议的理由。不过,我实在看不出,这种看不得别人得点好处的人,究竟崇高在哪里。

有人总是说,打假是有关部门的事儿,你一个平民老百姓狗拿耗子多管什么闲事!然而,现实的情况是,“有关部门”总也管不好甚至不愿管这件事。退一步讲,即使他们管得很好了,另外多几双眼睛也帮我们盯着,有什么坏处呢?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