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职业打假第一人王海:律师26年赚上千万长期戴墨镜

紧接着,他马不停蹄地起诉了王女士,法院二审判决王女士退还4500元的货款,并给予10倍的赔偿。算下来,王女士不光没挣到钱,还倒搭了近5万块。

邵某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他之前曾买过一包过期面条,起诉商家索赔了1000元,也曾接受某些小店700元的“和解费”。

这次他终于干了票大的,自认为站出来可以帮助到消费者,不料却遭遇如此严厉的谴责。

邵某感到委屈,王女士比他更甚,在她的心目中,邵某就是故意讹钱的。他假借代理的名义狂买150份熟肉,明显存了不可告人的心思。可怜自己起早贪黑地辛苦劳作,全给别人做了嫁衣裳。

大众有时候不会过于理性地分析一件事情。他们不管王女士卖的是不是三无产品,只知道王女士年迈的婆婆看起来很可怜,一家子遭此打击,今后心理会不会留下阴影?

其次,邵某的行为,总带着点鬼鬼祟祟的意味。他一方面大力宣称自己是职业打假人,一方面却不敢将真实面目暴露在阳光下,还相当猥琐地留了个假通信地址,害得那家人如今饱受骚扰,已经准备起诉他了。

王海家境不错,父亲在青岛郊区一家树脂雕塑产品厂,王海1989年初中毕业后就帮忙打理业务。

由于厂子经常要处理各种各样的纠纷,王海逐步意识到法律的重要性,在1992年参加了一个法律函授班。

1995年2月,22岁的王海陪同表弟到北京参加考试,闲极无聊逛书店时,他读了本新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已经有了法律知识储备的王海,发现里面有一条这样的规定:经营者有欺诈行为的,应当加倍赔偿。

起初,他并没有将这句话当回事,直到在北京隆福商业大厦二楼的商场里,发现一副只要85元包装精美的进口名牌耳机时,这句话猛然间隆隆地在耳边响起。

这种耳机市面上的价格要远远超出85元,细心的王海又在耳机的合膜缝处发现了小毛刺,当即敏感地意识到,自己可能在这座高大上的商场里遇到了假货。

如果按照新出台的法律规定,只要索赔,就能获得商品标价1倍的赔偿。王海考虑了半个小时后,掏出170元,购买了两副耳机。此时他的内心里充满了新鲜的刺激感:挑战从来没做过的事,应该挺好玩的。

王海找到消协,得知要到技术监督局做商品鉴定;技术监督局又说,他们要把耳机送到正品的公司鉴定线个月左右才能拿到结果。

王海等不及,索性自己拿着耳机去做了鉴定。结果很快出来,这两副耳机是假冒产品,但公司拒绝开具书面鉴定证明。

王海算了算,买耳机花了170元,而前前后后搞鉴定,一共花去200多元,即便得到1倍的赔偿,自己依然亏了。好在他并不差钱,当即决定要干就干票大的,索性又去买了10副假耳机,发誓要把打假动静搞大一点。

这次尝试并不算成功,隆福大厦坚持只退货不赔款,并且仅仅退赔前2副耳机,因为他们认为,后10副属于王海“知假买假”。除此以外,他们愿意多支付200元的补偿金。

当年的王海,就和如今的邵某差不多,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的争议。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起草人之一的何山力挺王海,他认为在假货肆虐时期,消费者就应该向贩假者开战,获得索赔也是消费者应有的权益之一。

王海以敏锐的直觉意识到,随着假货和欺诈行为越来越多,打假将会有很大的社会需求。他大胆决定创业,将打假作为一项职业来做。

1995年9月下旬,王海重返北京,他成立了专门的打假公司,并且在50天的时间内狂扫北京十余家大商场,购假索赔,一共获得了8000余元的赔偿。

王海颇有商业头脑,购买假货时从来不自己掏腰包,而是由合作的媒体或者赞助商来出资,获得赔偿后五五分成。

他也会精心挑选下手目标,必须是有固定场所的商店或大卖场,挑选的产品要能够鉴定,事先还会衡量成本、收益及风险,以判断这笔生意值不值得做。

王海明显比邵某格局大,他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小商贩下手,并且很快便放弃了小打小闹,将目光牢牢盯在那些知名的大企业上。

王海的起诉理由是,对号生产的产品存在区别对待,美国的产品与国内的产品质量有区别,涉嫌欺诈消费者。

这个理由让很多人觉得有些勉强,他们不愿相信自己花高价买的运动鞋,竟然是老外眼里的次等品。

调查结果显示,这家企业确实对产品采取了差异化处理,一些质量平平的鞋子,卖得比美国本土还要贵。当然,他们之所以敢于钻这个空子,是因为压根没想到中国也出现了职业打假人。

当然,王海的打假生涯也并非一帆风顺,他曾将目光盯在洗衣品牌某月亮上面,认为其号称具有杀菌功效的洗手液并没有起到杀菌的效果。

然而实验结果证实,人家的除菌效果杠杠的,最后王海只能搭进去了几十万的赔偿费用。

不过总体来看,王海还是赚多赔少的。他在职业打假的26年时间里,赚了上千万。不过,这些钱他并没有拿去购买房产或享受,而是一口气注册了4家打假公司。

尽管王海曾将很多知名企业拉下马,看起来异常风光,但他本人始终承受着巨大的非议,因为他时常会选择与企业私下和解。

很多企业得知被控诉后,往往会私底下接触王海,给他一些钱然后撤销指控。对于这些行为,王海通常来者不拒。

他曾接受了某电线万元的私了费,却光收钱不办事,依然向该家公司索赔100万。事情被曝光后,王海原本比较正面积极的形象顿时笼上了化不开的乌云。

他在打假过程中也时常受到辱骂或人身威胁。2003年,在打假某国医馆时,他聘请的律师黄立荣被对方暴力殴打,内脏受损后不幸离世。

当然,他的打假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他也在社交媒体上点赞了这次邵某的行为,想必王海应该很欣慰,打假大军又增添了新的力量。

职业打假人,似乎一直游走在不被认可的灰色地带。他们有正义感,最初都曾希望“天下无假”,逐渐地,这种英雄目标却被金钱的诱惑无奈驱赶到虚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