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老就来再生美星颜十三线美学宣言

如果你坚信美即正义,如果你为了美而出发,那就让《星颜十三线》成为你的美学宣言。

我曾经在国外看过一副油画,叫《法庭上的芙里尼》,描绘的是古希腊时期一个真实的故事。

在阿佩勒斯(Apelles)的《爱神从海中诞生》(Aphrodite Anadyomene),以及意大利罗马梵蒂冈博物馆收藏的普拉克西特列斯的《克尼多斯的阿芙罗狄忒》,女神都是同一人,Phryne芙里尼。

芙里尼是一个美丽的少女,因为渎神被法庭审判。在古希腊时期,渎神基本都会被判有罪,而且是重罪。但芙里尼的律师西佩李德斯做了一件事,他当着28位陪审团和法官的面掀开了芙里尼衣服,并大声的问陪审团:这是上帝赐予她的美,难道我们要让她消失吗?

结果法庭宣判芙里尼的亵渎神明死罪被不予追究,当庭无罪释放(在古希腊的文化中,他们相信相由心生,真善美是统一的,身体的美丽往往被认为体现了神性或是证明了神明的眷顾。这就是辩护能成功的关键。)

这是去年某医美APP平台主张女性做出“勇敢改变”的一句宣传标语,也是这个构建在颜值经济基础上的医美产业的信仰。

这个时代对颜值的崇拜似乎赋予了变美无与伦比的正当性,人们不再只满足于活在美颜相机中,希望自己在现实中也能光彩照人。

随即,医美产业的火爆从网红经济崛起时就开始了。2017年更是它如日中天的一年:普通消费者开始取代明星、网红成为消费主力;在线医美平台接二连三获得了资本的投资,中国也成了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医美市场。

在现在的审美环境下,也许美即正义,但一定不是最终的正义。我自己的美,只能由我自己来定义。

当代年轻人在“我要变好看”的路上称得上生命不息,奋斗不止。今天去光子嫩肤、小气泡按摩,明天又开眼角,打瘦脸针,过段时间再来个自体脂肪移植充填,为美消费绝不手软。

在这个“颜值即正义”的年代,美丽的兑付能力正在变强。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在追求美上投入金钱,旺盛的医疗美容需求的确带来了行业繁荣,却也加剧了供需两端的资源分配不均,尤其是核心医生资源的稀缺。

另一边,“爱美之心”造成的高度市场化和强消费属性导致医美的医疗属性被长期弱化,强营销环境也让人们在一定程度上忽视了医美背后潜藏的风险。

可能正是源于这种强烈的需求,中国医美需求在过去20年时间里爆发式增长。求美者为了能够达到期望中的效果愿意进行在再生美看来风险非常高的尝试,当中也逐渐的在暴露越来越多的问题。

其实,求美者有点忘记了医美的医疗本质。美国有位叫特鲁多的医生的墓志铭,成为众多医者的原则:“to cure sometimes, to relieve often, to comfort always”,中文的意思是说医生能做的其实是“偶尔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我想医美也是一样的。如何在安全的前提下有效,一直是我们问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