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画之美」美与丑在褪去外衣的一刻

公元前四世纪,在古希腊雅典城里有一女子名叫芙丽涅,美丽动人、倾国倾城,然而她的完美的身体却引出了一场官司。在祭祀海神的日子,芙丽涅当众宽衣解带,放下束发,在众人瞩目中缓缓步入海中。主持祭祀的长者们认为她的行为有伤风化,她被控告亵渎神明,并以此为由对她进行审判。

后来,在雅典石山的最高法院的审判眼看就要对她不利。她的辩护人、演说家希佩里德斯在关键的时候揭去了她的衣裳,露出她美丽的双乳,使在场的法官为之瞠目结舌,最后作出了无罪的判决;也有说法认为是她自己褪去了衣裳,并向每个陪审员求情。

然而,法官并非仅仅因为被她的美丽所征服而引罪不究,而是在古希腊的文化中,身体的美丽往往被认为体现了神性或是证明了神明的眷顾。

19世纪法国画家热罗姆1861年创作了以此为题材的作品《法庭上的芙丽涅》(Phryne before the Areopagus),现藏于德国汉堡艺术馆。

芙丽涅应该是确有其人,在当时是知名的交际花,她也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早的人体模特儿。

这幅美国政治漫画《芝加哥法庭上的芙丽涅》,1884年发表于Puck杂志。画中布莱恩(James G. Blaine)身上布满纹身,嘲讽他身背许多丑闻。

布莱恩曾在1881年和1889-1892年间两度出任美国国务卿。他在1884年作为共和党候选人竞选美国总统失败,政治对手的这幅漫画不知是否发挥了作用,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