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晓:中国志愿服务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徐晓,团中央青年志愿者工作部部长,中国青年志愿者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在2008这样一个特殊的年份,他感受并见证了志愿者的精神和热情,并为之振奋为之自豪。现在,他正在探索志愿者成人之年以后的再度起航,积极推进志愿服务事业的深化和发展。

“2008年以前,中国志愿者服务正如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在嗷嗷待哺、汲取营养、发育成长。15年来,中国的志愿者服务事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争议到认同、从不规范到规范,这是一段艰苦的探索过程。这段时期,中国志愿服务的先行者们做了卓有成效的工作,为中国志愿服务事业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青联刊(以下简称青):您说2008年之前的志愿者服务是“未成年的孩子”,那么您如何看待这个“孩子的幼年”?

徐晓(以下简称徐):1993年底团中央实施中国青年志愿者行动,拉开了中国志愿服务事业的序幕,可以说志愿服务是在新时代对雷锋精神的传承和发展,是雷锋精神的大众化、生活化、制度化和国际化。1999年,团中央、中国青年志愿者协会把每年的3月5日确定为“中国青年志愿者服务日”,体现了这种传承和发展。志愿服务的起初探索过程是艰苦的,当时很多人甚至不知道“志愿者”三个字怎么写,在思想上还存在志愿服务与学雷锋活动的讨论和争议,在志愿服务理念确立、组织机构建设、服务项目设计、政策保障激励等方面,都没有现成的实践和经验可以学习。共青团组织发扬开风气之先的传统,坚持大胆创新,弘扬了“奉献、友爱、互助、进步”的志愿者精神,加强了志愿者注册和组织队伍建设,推进了志愿服务立法保障等工作,采取社会化运作,项目化推进的模式逐步形成了扶贫接力、赛会服务等六大志愿服务领域,培育了西部计划、海外援助等品牌服务项目。经过15年探索,志愿服务事业的体系建设基本成形。

青:很多人在评价最初的志愿者服务时,都认为那是一种被动的志愿,是一种行政强加后的服从。现在还有这种现象吗?

徐:这里有一个判断的前提和标准,就是是否充分尊重了志愿者的意愿和选择。有些志愿服务适合志愿者个体参与,但也有些服务需要由志愿者群体或团队去实现,这就需要一个组织过程。比如大家都有成为奥运志愿者的意愿,我们不能认为进行有序组织,这些志愿者就是被动志愿了。当个体行为变成群体行为必然要遵守组织的一些规则和安排,因为组织行为要强调大家共同行动,我们不能把这种有效的组织调配当成被动志愿,这是一种误读。当然不可否认,被动志愿现象也客观存在,比如有的单位为了树立公益形象,追求表面声势,可能会要求甚至强迫大家去参加某项“志愿活动”,这是违背志愿服务本质精神的,是对志愿者服务的一种异化。志愿服务的根本在于志愿,源于志愿者内心需求,我们要努力防止志愿服务的行政化倾向和被志愿倾向。

青:现在大家都认为志愿活动是始于1993年,但很多专家并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建国后中国无偿援助非洲、知青主动下乡都属于志愿者活动。

徐:当然,就志愿者服务“帮助他人、奉献社会”的基本形态来讲的确自古有之,它孕育于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之中,蕴含在人类文明进步过程当中,如“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与人玫瑰、手有余香”,都是人性向善向美的“志愿服务”行为的写照。1993年底团中央首先在全国范围内正式实施中国青年志愿者行动,铁路青年首次正式举起了志愿服务的旗帜。我们说“志愿者活动从1993年开始”,并不是指在1993年才有了志愿者活动的外在形态,而是指从1993年开始,我国正式提出了“志愿者”概念,系统地规划了志愿服务的理念、标识、制度和规则,并加强了志愿服务的组织队伍、项目品牌、文化制度等建设,志愿服务事业才真正开始在中国发展壮大。经过15年探索和发展,志愿服务理念不断传播,队伍不断壮大,项目不断拓展,机制不断完善,在扶贫开发、社区建设、生态环保、赛会服务、应急救援、海外援助等领域开展3.82亿人次的志愿服务,增进了社会和谐,促进了社会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