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胎未来可期

2022年的轮胎行业经历了疫情封控、货运受阻、油价飞涨、俄乌战争、原材料价格突飞猛进等诸多问题,这些自然而然就导致了轮胎市场的竞争压力不断增加。

从短期来看,众多利好因素出现,轮胎行业遇到了需求回暖和成本降低的双重利好。长期来看,国产轮胎高端化趋势不断增强,应用场景不断丰富。

轮胎公司是传统的制造型企业,其盈利能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成本控制。国内企业各成类别比例差距不大,原材料占据成本的70%-80%,极端情况下可能更高。而在原材料当中,天然橡胶和合成橡胶合计占到了原料成本的50%以上,且二者的价格具有很强的相关性和联动性,对轮胎成本影响极大。根据森麒麟(002984)的招股书,各类原材料的成本占比如图所示。

从2021年初开始,受到疫情、能源价格、地缘政治、极端天气、国际运输等因素的影响,天然橡胶价格一路暴涨,到2022年1月,价格一度接近16000元/吨,合成橡胶的价格也一路水涨船高。虽然轮胎行业也能适时进行调价,但调价幅度有限,无法完全对冲原材料的上涨。橡胶在轮胎成本中占比很高,橡胶价格的上涨,吞噬了轮胎行业的利润。再加上螺纹钢、炭黑等原材料价格也都出于高位,轮胎行业苦不堪言。下图展示了天然橡胶和合成橡胶(以丁苯橡胶为例)的价格走势。

三四月份以来,“一代天胶”逐渐走下神坛,8月初,橡胶价格一路下探至12000元/吨。经过初步测算,相比于年初,一条轮胎的成本大约下降10%。随着整体宏观环境的改善、原油价格的回落以及供给的提升,橡胶价格有望继续回落,至少能够维持现有的水平。

2021年,全球范围内的缺箱(集装箱)、爆舱频发,运费大幅涨价。中美热门航线上,集装箱运价一度攀升至每标箱2万美元,“盒子”甚至比货物还贵。笔者不禁联想起这几年横行的“过度包装”之风,回忆起了“月饼2块钱,盒子2000块”的时光。

今年上半年,天价运费逐渐松动,美西运价从春节前的13000美元左右下探至6500美元。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也已高位回落,年内已经下跌15%左右。曾经,因海运运价上涨,导致目前每一条轮胎的运输成本都上升了40%。在如此之大的成本压力下,我国近三成轮胎出口受阻。如今海运费用大跌在一定程度上促进轮胎的出口情况,轮胎行业终于能缓口气了。下图展示了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

另外,螺纹钢的价格也较年初有了不小的降幅。不过,另外一种重要的原材料——炭黑,其价格依然出于高位(详见炭黑价格慢爬坡,锂电领域打开增长空间?一文)。但总体而言,相比于年初,由于原材料价格的下降,轮胎行业的盈利能力有了大幅的好转。上市公司的财务数据也印证了这一点,玲珑轮胎(601966)预计2022年上半年实现归母净利润 1.1 亿元,同比下跌86%。但这主要是因为一季度的坑实在是太大,单拆二季度来看,环比还是显著改善的。

轮胎市场是一个万亿级的赛道,近年来,汽车轮胎的更替需求更是催生出庞大的替换市场,且受益于汽车保有量的增长使得配套市场也发展迅速,从2011年的14.83亿条,到2019年全球轮胎消费量已达到约18亿条。2020年,由于疫情对出行的影响,全球轮胎市场受重创,同比下滑约13%。专家预计,全球轮胎需求在2022年底将恢复至疫情前的市场规模。

根据米其林公布的年报显示,2021年全球主要的轮胎消费市场主要集中在亚太地区、北美以及欧洲,分别占比为 32.17%、24.71%、23.46%,合计占据了全球近八成的市场份额。

长期以来,中国轮胎行业处于大而不强的状态,应用于整车新装场景的数量较少,大部分应用于替换市场。2022年上半年,新冠疫情在全国蔓延,很多地方封城,人员限制流动,货运、客运行业基本处于半休眠的状态。没有运输,自然不需要换轮胎;没有收入,当然也换不起轮胎。所以放眼全国,上半年轮胎行业的需求一塌糊涂。

6月我国汽车产销量分别达249.9万辆和250.2万辆,环比分别增长29.7%和34.4%,同比分别增长28.2%和23.8%,预计随着下半年疫情的恢复和宏观经济的好转,伴随着交通运输的恢复,轮胎行业有望迎来春暖花开的时刻。

相对而言,海外市场的替换需求更加稳定。根据信达证券和美国轮胎制造商协会USTMA统计和预测,美国替换轮胎中乘用车轮胎需求从2012年的1.9亿条增长到2022年达到2.3亿条,轻卡及SUV轮胎需求从 2800 万条增长到 3900 万条,重卡轮胎需求从 1600 万条增长到 2300 万条。在过去十年间,全球经济形势波澜迭起,经历过百元油价腰斩再回到百元,经历过外部环境变化,也经历过新冠疫情的肆虐,但美国轮胎市场需求一直保持稳定,从未出现大起大落。

我们相信,只要运费下来,出口就不是问题。下图展示了美国轮胎替换市场的情况。

近几年来,国内轮胎企业遭遇了反补贴反倾销调查。赛轮轮胎、玲珑轮胎等国内头部企业,已经逐步加快全球化布局,纷纷在东南亚以及欧洲建设工厂以规避贸易壁垒,取得了较好的效果。海运费用的下降,进一步缓解轮胎企业的运行压力,提升了轮胎行业的盈利能力。

相比于替换市场,整车新装对轮胎性能要求高、认证周期长,属于轮胎的高端场景。国产轮胎企业目前积极布局乘用车的高端市场,已经获取国产车、合资车品牌的认可,继续向高端车市场发展。国内胎企先后与奥迪、宝马、大众、红旗、本田、广汽、北汽、吉利、奇瑞等整车品牌建立深度合作,实现量产和供货。

新能源汽车的蓬勃发展也给国内轮胎企业带来了新的机遇。然而,新能源汽车对轮胎的要求也更高。新能源汽车由于动力总成质量比燃油车的发动机、变速器要大,使得其在实际车重上要比同尺寸的传统汽车重0.3吨左右,对轮胎性能要求更高。另一方面,新能源汽车的加速性能更强,因为没有变速箱还换挡机构,动力传递更加直接高效。这会让电车在起步时就达到了最大扭矩输出,不同与传统汽车起步时扭矩逐渐增加的特点,这种瞬间输出的峰值扭矩对轮胎的耐磨力和抓地力有很大的挑战。

对中国轮胎企业而言,航空轮胎是另一块蓝海空间。飞机轮胎一般起降150次左右即需要更换,平均每架飞机1年需替换轮胎10次左右。所以,航空轮胎是更换频率较为频繁的典型的耗材类产品。根据观研报告网的测算,预计到2035年,中国航空轮胎市场空间约97.82亿元,其中军用轮胎34.24亿元、民航轮胎60.3亿元。目前,国产轮胎在航空轮胎上的渗透率极低。航空轮胎技术要求极高,国产替代意义重大,目前包括森麒麟在内的国内胎企都在积极布局航空轮胎行业。

注:本文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